美高校在驱离校内宿舍的中国留学生?驻美使馆回应


一个小时后,回复电话来了:“我们经过充分讨论,还是要请钟院士务必今天赶到武汉。”

我到达钟老师家里收拾好他的行李,赶到了省卫健委,静候会议结束。那也是一个讨论新冠肺炎疫情的会议,专家们进行各种讨论。

英国广播公司(BBC)29日称,荷美邮轮已派出另一艘船“鹿特丹”号支援“赞丹”号。27日,荷美邮轮公司已经将近1000名无症状乘客从“赞丹”号转移到“鹿特丹”号。荷美邮轮公司称,此举是避免进一步出现感染。

我们和行李一起,被直接载到了武汉会议中心。听完国家卫健委专家的汇报,回到房间,已近凌晨。钟老师没说太多的话,神情有些沉重。情况比他想象的可能更糟?不过我知道,他应该已有心理准备:如果武汉情况控制得很好,怎么会如此急迫地请他来呢?

我马上致电对方,问能否缓一天。对方的回答是商量一下再回复。等待回复的时间里,我打开手机查询当天的飞机航班和高铁车次,都没票。

吃完晚餐,已是晚上9点。钟老师终于停下来,闭上眼睛,将头靠在了椅背上。他满脸倦容,眉头紧锁,两鬓的白发,在餐车灯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。我心中一动,举起手机,偷偷拍下了这个画面,把这一瞬间定格在了2020年1月18日晚上的9点15分。

晚上10:20,车到武汉。

电话那头态度很坚决:“请钟院士坐高铁过来,车票我们来联系。”

我正在家里做饭,接到了一个电话,是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打来的。对方直奔主题:武汉疫情紧急,请钟院士今天无论如何亲赴武汉一趟。

明天的武汉,会跟今晚的武汉不一样吗?